12月,歹歹的療傷月
一年多來癒合不了的傷口,終於在眾人監督之下有了起色
不過,也是要付出代價的



或許是因為喜歡在草地裡打滾,前腳劃傷的機率總是高得多
但只要傷口一但成形,便難以癒合
狗狗的本能就是不斷舔舐,導致傷口越來越大,難以結痂

月初,可能是傷口開始結痂、發癢
歹歹開始歇斯底里地舔舐,傷口大、紅、出血到我們有些擔心
老妹擔心到做了好幾個歹歹傷口嚴重感染的惡夢
於是,下了總動員令,只求歹歹傷口的痊癒

抹藥的結果就是被立刻舔掉
我們能做的就是時時刻刻的"監督",努力轉移他的注意力
很花時間、很耗力氣,現在我跟我妹簡直到了神經質的地步
只要一發現歹歹不在視線內,只要一聽到它發出舔舐的聲音,馬上就前去"關切"



而照片中的頭套,是陪伴的過程中一度沒有辦法中的辦法
獸醫建議可以買個頭套回家試試,話說只是一個不怎樣的塑膠片居然要三百大洋(昏)
我一直覺得限制自由是很殘忍的事情,即便可以以"為他好"做為理由
我們讓歹歹戴上頭套,但,就這麼兩次
短暫讓他戴上幾分鐘,隨後又不忍心地為他取下
帶上頭套的歹歹,不敢動,一步都不敢動
用委屈不解的眼神望著我們,期待這只是一個不太喜歡的短暫遊戲
短短的幾分鐘,我跟老妹都覺得倘若真的狠心讓他戴個幾天,鐵定會得憂鬱症或自閉症
於是,即使知道取下後將是一陣解脫般地狂舔,依然選擇將頭套擱置在旁,不再使用

關切、監督,真的很累,歹歹與我們之間的攻防戰也從此展開
他總是能找到無人監督的空檔低頭狂舔,也總是知道什麼時候該裝乖閃避我們的關切
就這樣,在我們好言好氣勸阻、大聲暍斥以及想盡辦法哄睡他之下,傷口越來越小...

冬天的來臨是另一項助力
一方面歹歹容易窩在被窩裡大睡,長時間遺忘腳上的傷口
二方面是冷冷的氣溫,讓結痂乾癢的情形減少
真的期待,這個一年下來好不了的傷口都在春天來臨前完全康復


[註]老妹說我很沒良心地,在歹歹帶著頭套最無助的時候還在當"狗仔隊"(噗哈)


本文同步發表在M的無名部落格

motionl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