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不是他,我們沒有經歷他所經歷的
不用太早拿出自以為的我能了解

我們能碰觸、能感受的,只不過是他所思、所感的一種姿態
而已

是理性地用腦子猜想他的心和需要
還是
先感性地經驗他和我自己

理性和感性不總是天人交戰
或許
只是在等待著一種可能


motionl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