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一個很實際的人,同時也是個愛幻想的人
但嚴格來說,我是個很龜毛的人

只允許自己在實際的框框裡滿足幻想
享受那有邊界的天馬行空

在我侷限的想像世界裡有一種遊戲
叫做自己嚇自己,很難玩,但我玩不膩

這個討厭的遊戲注定能千古流傳
於是我告訴自己
與其幻想自己總會有玩膩的一天
不如實際點讓每一次的遊戲能更短些

老是處在一種自我想像中的驚嚇狀態
總得試著找尋那曾經的無畏



motionl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