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,指著牆上四十多年前的泛黃照片
用她僅存的力氣向我訴說當年
衰老神態中依稀可見一絲驕傲

我,迴避她熱切的眼神
原因是,我無法想像過去的光采,也難以拼湊當年的光景
試問,我的眼神,該如何誠懇?

將視線離開老照片,望向眼下真實的一切
似乎有種時空錯置的暈眩感
眼下的世界泛黃,老照片裡的光景反倒亮眼
於是,移動腳步,找尋舒服一點的空氣

妳說,這裡彷彿停留在50 60年代
時代的腳步走遠,而這個空間凍結

有時候這種說法很浪漫
這個年代裡,似乎懷古說愜意,復古說創意
但在這個時候,我看見凝滯的恐怖,讓我無語

停滯,在時間的軸線中,便是退後
一個多大的提醒啊!
要能看得見時間的來去,還要能關注自己的腳步


註:舊圖亂搞,只是想到前陣子家中火龍果花又在夜間開花,正想它會何時結火龍果呢!

創作者介紹

Motionless

motionl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