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於一個寧願坐小黃也不能忍受自己遲到行為的人
對於一個即便計畫火燒屁股也無法放任自己無視各科閱讀的人




deadline通常都離我有段距離




最近常常無法保持安全距離
讓我更能領受平時莫名的堅持所為何物




就是無法不顧一切...
一個病態神經質患者溫和的吶喊





motionl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